舍予清逸

【苏蔺苏】 对不起 不怪你(1)

对长苏和蔺晨的谈话(1)






谈话是两个人分开的



我自己被感动哭系列

     

这世上最了解梅长苏的就是蔺晨,而蔺晨的孤傲也只有长苏明白。人人都爱林殊,不愿去接受处于阴暗的梅长苏,只有蔺晨一人唤他长苏

 

1.你和长苏(蔺晨)初见是怎样的?

苏 :  那是在梅岭一役后,我摔下了悬崖,后来就被他给救了。当时浑身已经感觉不到那蚀骨的痛了,因为在经历过烈火的舔舐亲友的离去后,人都麻木了,已经没有知觉了(笑)。
       
我还有仇未报,我还要去找父帅!或许就是抱这样的信念,我在雪地里一步步向前爬行。我相信谢玉一定会派人来补刀,而我,必须活下去!

我感到天旋地转,我的双眼渐渐闭上了,没有梦,只是沉沉的睡了过去,即使是在冰天雪地。

我仿佛听到有人在喊我,我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由于睫毛上满是血水,我隐约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他好像离我很近,又离我很远,他的脸上好像有一个明晃晃的东西,我看不太真切,想把手抬起来,可实在是没气力了,不知怎么对那个人有莫名的放心便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晨 :  那天半夜,老阁主像抽疯一样。让我马上去梅岭救人,他收到飞鸽传书说他的好友出大事了。就这样我带人去了梅岭,救下了这个没良心的。

我赶到时天已经亮了。白色的雪映衬着红色的血,有着残忍而诡异的美感,七万多人的尸体就这样露天放着,每一具尸体都在诉说前一天夜里战争是怎样的惨烈。我当时真的有些呆住了。

我们找了很久,几乎无人生还,很多人都是受重伤后被人又补刀杀死的。只有三四个小兵伤的还能治治看,其他人没有希望了。

我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一个血人,没错,就是一个血人。我跑过去看了看他,他身上是穿着赤焰军的盔甲,可这里离梅岭也不算近,这人是怎么爬过来的!

他已血肉模糊的看不清样貌。这人是没救了。我看到了他手上的手环,上面刻着林殊二字,我念了念,没想到那人居然睁开了眼睛,我便把他带回了阁里。

2.相识呢?

苏 :我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等我醒来时,就看到了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少年坐在不远处的火炉旁。

他微眯着眼,好像是睡着了,他的头发披散下来,耳环银晃晃的。手里还拿着书。

屋外阳光正好,洒在他的脸上,他的睫毛微动,好像在做一个梦,他看起来朦胧而又静谧。他恍如仙人,在这温暖的阳光下。这算是他和我相识十五年来最安静的时刻了(笑)。

我张了张口,却发现说不出话来。那个男子醒了,他微笑着看着我说道“我还以为,你熬不过今天了呢。你好,我叫蔺晨。”我向他眨了眨眼,于是我们相识了。

晨 : 长苏昏迷了很多天,他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也吃不进药,要不是他还有呼吸,我还真以为他死了。

我有些累就小憩了一会儿,等我醒来时,他居然睁开了眼睛,他的浑身包着白布,那模样实在不算好看,我其实当时是憋着笑的(捂嘴),我介绍了自己,那个傻瓜也眨了眨眼。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3.在琅琊阁养病的日子怎么样?

苏:我全身都被纱布包了起来,像粽子一样,一动就疼的厉害,又很怕冷,就只能一动不动的整日躺在床上。

晨 :他啊,跟大爷一样,每天一动不动的。还得我去给他熬药,给他烧暖炉。他呀,一冷就开始发抖,没办法

苏 :蔺晨每天总是骂骂咧咧的将特别苦的药端给我,他每天盯着我吃药,照顾我。我只能看着他,他总是一边为我吃糖,一边不停的咒我去死。

晨 :这个人不爱吃苦药,一吃半夜就吐,我只好给他喂糖,那糖可都是我的珍宝啊(心疼脸)

苏 :其实当时最痛苦的不是身体,是想要报仇却不可得的心,我每夜都在做噩梦,梦到那场大火,那血流成河的画面,总是在午夜惊醒。

晨 :长苏的睡眠不好,总是醒来。他像失心疯一样说着梦话,或是父帅,或是母亲。他都害得我没法睡,我只好默默看着他,他的心结只有他自己能解,别人帮不了他的。我做的只有也只能是陪伴。

4.为什么会起梅长苏这个名字呢?

苏 : 我也不知道。那天,我刚刚可以开口说话,蔺晨就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好呢,我不喜欢那个叫林殊的名字。”我愣了一会,没错,林殊已经死在梅岭了,我要用新的身份去活下来,我终有一日要报仇。我不回答,看着屋外白雪中的梅花。

晨 :我不喜欢林殊这个背负了太多的名字。我便去找他,他也需要一个新的身份。我问他后,他愣住了好像陷入了沉思我知道,他的骨子里是林殊,他需要的也仅仅是一个身份。

晨(苏) :叫梅长苏如何?

苏 :蔺晨和我同时开口。我倒是很奇怪,他这么一个洒脱活泼的性子,怎么会起这么个名字。

晨 :林殊在梅岭死去,而他又像那傲雪的梅花,他最大的心愿就是 平复冤案,赤焰永存。我就突然想到了这个名字,不料想他竟与我想到一起了(笑)。

评论(1)
热度(29)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