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苏蔺苏】 对不起 不怪你(3)

对梅长苏和蔺晨的访谈(3)





谈话是两个人分开的
我自己被笑哭系列(依旧欢脱向)

     

这世上最了解梅长苏的就是蔺晨,而蔺晨的孤傲也只有长苏明白。人人都爱林殊,不愿去接受处于阴暗的梅长苏,只有蔺晨一人唤他长苏


9.蔺晨(长苏)做过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


晨 :  开玩笑,长苏那个讨债鬼,他不给我惹麻烦就不错了,还指望他做好事来感动我?
他有好好喝过药吗?我说的话他肯听?他有夸过我吗?亏我还对他这么好,小没良心的!哼!(本阁主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感动是什么,我才不会承认呢,哼。)

苏 :  其实在我还听不到声音前我一直很感动。
          我看着他笑着喂我吃药(虽然药很苦),他帮我换药,他虽然动作不太轻柔,但他笑起来微眯着眼,很好看,一个对不相熟之人都如此尽心尽责的男子,一定是很善良温柔的。                                    
          “死毛球,我每天还得照顾你,哼,就给你最苦的药,你大爷的,我连去找云曦姑娘的时间都没了。”当我听到他说的这句话时,我…………(蔺晨,你大爷的)


10.  谈谈江左盟吧。

苏 :说起来还是蔺晨提醒得我 ,我的身体恢复的好些后,就打算筹划报仇,我本想着去金陵找言伯父,可是蔺晨的话点醒了我“你是要去翻赤焰旧案,言候不能也没有能力去管啊,求人不如求己,唉,我这琅琊阁呀………(以下内容被长苏自动忽略)”。

晨 : 江左盟?一帮空有痴血的人怎么和我的琅琊阁相比,我们琅琊阁在琅琊山顶峰,依山傍水,人杰地灵,就是我的鸽子都比那些江左的人聪明,告诉你………………………(此处省略一万字)

苏 : 江左盟发展之快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找到了赤焰旧部又招募了许多新人,甄平和黎刚沉稳又有经验,为我分担了诸多烦忧,当然这与琅琊阁的相助也有很大关系。

晨 : 长苏他就是在找死!他明知道他身体不好,还日日掌灯夜读,也不知道这黎刚和甄平是怎么办事的,怎么凡事都要宗主去亲力亲为。(我对江左盟的好感仅限于粉子蛋。还有,小飞流是我的,不是江左盟的人)

11. 长苏要动身去金陵时,为什么不劝他呢?
       你要去金陵时,是怎么想的呢?

晨 :(沉默………………)

         唉——

         劝,有用吗?

苏 : 我怕蔺晨开口挽留我,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他像往常一般和我插科打诨,他甚至提也不提我离开这件事。我知道,他不会拦我的,因为,他了解我。他明白我无论如何都会回去的,这是我的使命!

晨 :那也是我们最后一次下棋,他的手指握的发白,他却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他这个人啊,太过偏执了,总是把一切揽在自己身上,注定了要操劳一生。

苏 :我怕,我怕我不能洗刷冤屈,我怕终有一日蔺晨能见到的只剩下我冰冷的躯体,我怕我终究是回不到梅长苏的人生了。

晨 :在他踏出琅琊阁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回不来了。他要带上那最阴狠恶毒的面具去“演”一个叫林殊的人。他曾无数次向我提及那个金陵城的少年林殊,可笑的是,他在琅琊阁的这段日子,确是最像林殊的。










555~我有罪,本来想写糖的,结果带了点玻璃渣

有一句话映象很深:和蔺晨在一起的梅长苏才是最像林殊的。我觉得这句话真的很戳。

梅长苏在蔺晨面前会生气,会撒娇,会示弱,会彻底的放松。而在金陵,长苏时时刻刻都紧绷着神经,他太压抑太痛苦了,而蔺晨就是那个懂他,可以让他依赖的人啊。





评论(3)
热度(22)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