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蔺苏蔺】地狱诉说(微虐,有点甜)

一发完

长苏抖了抖粘在毛领上的雪,他缓慢的向前行走着,如今他不用再操劳了,。“咳!咳!”嗓子像被塞住一样难受,他觉得耳朵里还充斥着尖锐的唢呐和黎刚他们的叫喊哭泣。他的头七过了,他要离开了。

他还记得景琰哭红了的眼眶和霓凰转过头抽泣的背影,还记得小飞流失去光芒的眼神。

可是,那个人没有来,他,还在怪自己吗?也对,是自己对不起他啊。自己没有资格去怪他。

他不记得行走在这无边的黑暗里多久了,他不会痛,不会累,呵,挺好的。

前面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景色,一家客栈。

大风吹过,客栈发出吱呀呀的声音,仿佛风大一点就能将它吹走。客栈的木窗里露出点点烛光,好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渺小却给人一种安全的错觉。

长苏下意识的裹了裹披风,走向了那点微光

推开破旧的木门,屋里坐了三个人,一个人喝着茶,另外两个不知在比划着什么。他们安静的坐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婆婆挪着小脚慢慢的走了过来,她手里端着一杯水,“婆婆,我一会儿再喝好吗?”老婆婆眯着眼笑了笑,点了点头。

死一般的寂静,门外的风的呼啸都被厚厚的门帘隔绝了。“呀,眼神如此透彻,看来是有心愿未了啊。”一个黑衣服的男子推开门进来,他一身黑色的风衣,嘴角上扬,狭长的眼眸里满是冷酷邪魅。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白衣少年,少年有些怯生生的躲着。看到长苏温和的笑容,又放松了。

长苏站起来,拱了拱手说道“我此生有愧于一人,有诸多话语未道清楚。我想在这等等他,长苏不是有意为难鬼差大人,还望鬼差谅解。”

“哼!不可能。老子就算让你灰飞烟灭也不会让你留下。”黑衣鬼差说着就要掏枪,那白衣少年连忙将他拦下,“赵吏!他执念太深,不了解心愿便无法投胎,不如让他把想说的话告诉我,我再转告给那个人,你看这样如何?”长苏想了想,点了点头。黑衣鬼差冷哼了一声,出去了。

长苏坐下,望着窗外,缓缓说道:“他叫蔺晨,我和他很早就认识了,小的时候一直以为他是一个仙人,那人笑起来太过耀眼,明亮的让我失神,我总是很羡慕他,无拘无束,自由洒脱。后来,赤焰军出事了,我从来没想过能活下来,可是他做到了,十几年的悉心照料,我们之前并非要好的朋友,可是他却对我那么好。”

“他的嘴很毒,每天咒我去死,可是他确实最担心我身体的,他亲自熬药常常要到半夜,他知道我怕苦,就找人做了许多的糖,偷偷的趁老阁主不注意塞给我一颗。在我刚来到琅琊阁时,脾气很不好,会发疯,会砸东西,甚至想过自杀。连老阁主都说我入了心魔,他在所有人都要放弃我的时候抓紧了我,他不说话,我做噩梦惊醒时,他会在身旁嘲笑我,他总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但我知道,无数个不眠的夜里,他总是站在远处看着我,在我入睡后为我盖好被子。他默默陪着我,这一陪就是十几年,我为他感到不值,他为何要付上整个青春去挽救一个将死之人?他却总是说,从捡到我开始就再也放不下了。”

“他是世人眼中最神秘的琅琊少阁主,是如仙人般,潇洒飘逸。可我知道他是孤独的,那是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冷,无人明白的冷。或许我勉强算的上他的知己吧,他喜欢一个人舞剑,他喜欢对着鸽子自言自语,他这样一个人却只有我一个朋友。如今我却留他一人,飞流还有他来照顾,可是又有谁来照顾他,又有谁能明白他的心呢?”

“他是个心软的人,有了不喜欢的人或事也只是一笑而过。我知道,他不是不在乎,而是把它放在心里自己去消化掉了。还记得我去江左盟时,他明明很想我,却就是不给我写信,直到我写信让他来江左做客,一天的路程,他半天就赶到了。他的书童还告诉我,他给我写了几十封信,最后都被他给撕了。”

“我曾经从未见他哭过。他被老阁主追着打时,没有哭,我要离开时,没有哭,他的鸽子死时,也没有哭。可在我要为大梁上战场时,他哭了,他的两滴泪无声落下,他背对着我,可我知道他的心有多痛,那是他唯一一次和我吵架,他总是对我无底线的包容。那次他的心,凉了。即使如此他依然选择帮我,帮这个一次又一次失信于他的人。”

长苏有些颤抖,他掏出一个银制的耳环,细细摩挲着,眼里满是温柔,“这是我上战场前,他送给我的,这个耳环,他从未摘下,他说他把这个给我,我下辈子,就要还他的恩情了。”

“我曾答应过他,要永远做他蔺晨的梅长苏,终究还是失信了。”长苏端起孟婆汤,久久不语。

“要将这些话转告给那个叫蔺晨的人吗?”白衣少年问道。

“不必了。”

“为什么?”

“蔺晨对我太过了解,我想说什么他应该明白。你只要帮我转告他:蔺晨,我,我对不起你。”说罢,梅长苏将杯中水一饮而尽。那黑衣鬼差进来,将他带走了。

“长苏,我不怪你。”客栈角落里,那个喝茶的白衣男子站起来慢慢说道。

“值得吗?为了再见那个人一面,宁愿去寒水地狱受刑三百年。”少年问道。

“值!”白衣男子笑着走向了一片黑暗。

梅长苏死后两日,琅琊阁就少阁主被发现两天前自缢于房内。



别打我,这也算另一种形式的he了,对吧。

本来想打高甜的又觉得会找骂,算了吧,这个一点都不虐,我还觉得有些甜(我是病了吗?)

灵摆乱入,寒水地狱那个,好像是自杀是大罪是要下寒水地狱受刑300年的。555~鸽主好可怜。

评论(6)
热度(30)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