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惊鸿一面(1)

对撒宝宝的爱让我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文笔渣成沫沫了

类似于一个大纲(好吧,比较细的大纲)

炒鸡想写天子小天×戏子撒

不造(2)什么时候出来

故事背景就在北唐吧。(什么鬼)


(1)

        元宵佳节,举国欢庆,长安城里张灯结彩。阮经天慢慢的走在街道上,高大英俊的面庞引得无数俏女子秋波暗送。而这位年轻的公子好像心不在焉。他终于能出宫了,七年前,老皇帝驾崩,先帝一纸诏书让他登上了皇位,南疆叛乱,天灾人祸,让他这些年来从未真真放松过。如今南楚已平。他本应该高兴的,但心确实空荡荡的。

        “撒老师,你看!这个花灯好看吗?”孙杨睁着水汪汪的眼睛问。撒贝宁正在数着刚才猜灯谜所赢得的奖品,一听这话,立马问道“你不是说把钱全当学费给我了吗,你这灯笼哪来的,你不会去偷的吧?!”

        “不是,是老沙让我给你的。”孙杨委屈的说。沙溢从房顶上跳下来,挠了挠后脑勺,笑着说“我这不是看你猜灯谜累吗,就给你买了个灯笼。”撒贝宁拿起折扇狠狠的敲在了沙溢的头上,“诶哟,你打我干啥?”
“打的就是你,你这分明就是偷来的!你这种行为,依照北唐律法,三年以上五年以下啊,懂不懂………”

        灯火阑珊中传来的声音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阮经天快步走了过去,他看到撒贝宁的那一刻有些失神,没错,就是他,即使卸了妆,可那声音那五官没有变,是他!小天冲过去将撒贝宁猛的抱住了,一秒,两秒,在所有人包括撒贝宁都愣住的情况下,孙杨大喊了一声“放开我的老师,让我来(删掉)”

         小天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红着脸向后退了一步。“这位兄台,有话好好说,不要用暴力解决问题,如果你是来请我讲课的话,我们可以商量时间,如果你还有其他的问题,我们只能到衙门了。”撒贝宁一本正经的说着试图掩盖自己脸上的红霞。

         
         难道不是他?不,我不可能认错的。

        

        “在下失礼了,敢问先生可认识一位叫楚中人的公子?”阮经天紧紧盯着撒贝宁的眼睛,可是回答却另他失望,撒贝宁不认识这个人,而且他的眼睛告诉他,他没有说谎,他一定不会认错人的,那只有一种可能,他不记得他了,甚至不记得他曾在台上唱过戏。

          在回书馆的路上,撒贝宁用手支着头回想着那个冒冒失失的年轻人,总觉得哪里不对。

           

          “小撒啊,你说你脑子这好使,为啥不到朝廷里去做个官呢,你看看老乐,人现在都成那什么尚书了,你咋不心动呢?”

         沙溢唠叨了半天见小撒没反应,还以为他是生气了,一把抓住撒贝宁的手道“哥这不是开玩笑呢嘛,你是不知道,今天那个小子抱你的时候,哥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哥差点以为他看上你了嘞。不过他问你认不认识楚中人的时候,你咋不认嘞?”话还没说完,撒贝宁突然挣来他的手,一边跑一边大喊“你不用送我啦,我有点急事。”

        许多年前的记忆涌上了脑海。撒贝宁的父亲曾是一代帝师,撒贝宁也算是达官显贵。他在上学时认识了老乐和沙溢(沙溢是因为偷了他的钱袋被他抓住而结识的)。七年前的元宵灯会上,他与乐嘉打赌,他输了,而赌注就是扮成花旦在京城最大的风月场所唱一出戏………

未完待续

拿爪机打字累死我了,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有(2)和(3)的(看我真挚的眼神)

        

评论(5)
热度(18)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