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沙撒】惊鸿一面(番外)

番外:论一穷二白的老沙如何追到我撒宝宝

亲们没看过可以先去我空间里看正文~\(≧▽≦)/~(还不是你不会扔链接)其实也可以当成单独的一篇来看

十八年前(设定里大概是撒宝宝是十六七的样子。)

       撒家的小公子今个早上出去,一直到太阳下山才回来,回来后把自己就锁在了屋子里,任谁劝都没用,原因说来也简单,撒贝宁的钱袋被偷了。
      
        作为十岁熟背所有律法,十二岁破获京城飞贼大案的天才少年,他的钱袋居然被偷了。这还不是最可恶的,那个贼在他的眼皮底下居然又把钱袋挂了回来!想想老乐的嘲笑,撒少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今晚上要翻遍所有档案,不抓住这个贼不罢休!

        烛火摇曳,窗外传来知了的聒噪。撒贝宁毫无倦意,已经过了子时。烛影闪烁了几下撒贝宁眼睛一亮。

       【谁!】
       
       【呜呜……】一人捂住了撒公子的嘴,“你,我先把你放开,你别喊啊。”那人有些紧张地说。

         听声音,这人年纪不大,没有杀气。轻功不错,内力一般,做事轻手轻脚。穿的是麻布衣裳,气息很熟悉,难道?是那个人!撒贝宁在理性的分析后点了点头,那人松开了手。撒贝宁回头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你是今天早上偷我钱袋的人。】撒贝宁板着脸。

        沙溢竖起拇指,笑了笑说“在下沙溢,江湖人称老白。对不起啊,大兄弟,今天多有冒犯,我本来是想拿你身旁那个光头的钱袋的,一紧张拿错了,还请多多体谅啊。我是新手。”

       【什么“拿”?你那分明是偷!偷盗他人财物,是犯法的你知道吗,我要把你扭送见官!】

        “别呀,我只偷那些坏人的东西,你看那个光头,我上次亲眼看见他打别人,对了,他还打你。”

        小撒os:老乐确实不是好人,活该被偷。

       【咳,看在你是为民除害,且偷窃未遂的情况下,我就不送你见官了。你走吧。】
       
       “兄弟你这人真敞亮,我们不如就交个朋友如何。”
        
       【好啊,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把我的钱袋偷走又放回来的。】

         老沙没想到撒贝宁这么容易就同意了,乐呵呵地开始讲解他的“作案经过”。

         “首先,你的速度要快…………”

        从那时起,撒府小公子房里的灯常常亮一夜。一个天才刑侦少年,一个出了名的盗圣,二人谈天说地,把酒言欢。


        七年前 元宵灯会上

        【老沙,你今天怎么都不帮我,兄弟情啊!我的心真是好痛。】小撒捧心状。

         “既然打赌输了,那谁也没法帮你,而且你今天不是玩的很开心的嘛。不过小撒你扮成花旦的样子可真好看。”

       【那是,聪明的人学什么都快。】撒贝宁还没说完自己就忍不住笑了。

       “你以后可不能再去唱戏了!”

       【为什么啊,难道是因为我太好看,你怕我被那些人看上?】撒贝宁坏笑着对沙溢说。

       “是啊,你没看见那台下的人眼睛都直了。”沙溢一本正经地说。

       【…………】

         撒贝宁被的心情无比郁闷,皇上把他放在这偌大的宫殿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都好几天没有看到老沙了,也不知道这家伙被官府抓住了没有。

        “小撒,哥这才走了几天,你这家就搬到皇宫里来了。”沙溢的身音从小撒身后传来。
       
       【不愧是盗圣啊,皇宫都能进出自如,哈哈来让我看看你身上有没有被人扎了几个血洞啊。】

        沙溢突然靠近撒贝宁,俩人距离近的有些暧昧,撒贝宁甚至能听见俩个人都有些过快的心跳,沙溢抓起了撒贝宁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撒贝宁有些不知所措【你,你干嘛啊】撒贝宁将沙溢推开。

     “我这不是想让你看看我有没有受伤嘛。”沙溢挠挠头无辜的语气让撒贝宁很是无语。沙溢看着小撒有些粉红的脸小声嘟囔“你真好看。”这下小撒的脸更红了。

        “小撒,哥这次出去给你带回了个好东西,你上次不是说你的折扇缺一个吊坠,你看这个玉如何?”

        【老坑中的上品,你送我这么贵的玉,我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给你。】

        “没事,我刚才已经拿到我想要的了。”沙溢的手中攥着撒贝宁的发带。沙溢望着小撒的脸痴痴的笑了起来。

        【老沙,你又犯病……唔】温热而又软软的东西映在了他的唇上,堵住了还没说出口的话。

        撒贝宁的眼睛猛地睁大 。老,老沙他是在吻我?他,他怎么……沙溢的发丝轻抚着撒贝宁的脸颊,也挠着小撒的心。为什么,突然不想推开,他怎么有种甜甜的味道。

        沙溢伸手一把搂住撒贝宁的腰,一手捧住他的后颈,舌头撬开了撒贝宁的牙齿,他无处可逃。

        俩人都有些生涩,【唔……唔……】撒贝宁有些笨拙的回应着沙溢的热情,小撒被吻的有些喘不过气,他用小拳头使劲地捶沙溢的胸膛,这才让沙溢松开了他,撒贝宁微微喘着气,脸上浮起了不正常的潮红,眼睛里也蒙着一层淡淡的水雾。

         “对,对不起,我没控制住。我,我……”

         【说对不起干嘛,难道你不想负责?】

          “啊?哦,哦!小撒,哥喜欢你,哥,哥想和你过一辈子。你,你同意吗?”沙溢结结巴巴地说。

         【如果刚才那么对我的是别人,他早都死了。】

         “你是同意了?”沙溢小心翼翼地问道。

         撒贝宁都快被气笑了,他点了点头。

         沙溢一把抱住撒贝宁在他脸上又亲了一口,“小撒,你放心,哥会好好对你的,无论你要什么,哥都给你偷来。”

        撒贝宁嘴角抽了抽【…………傻子。】

        
喘着气,面色潮红眼里蒙着水汽的小撒太想上了有木有【你走←_←

      
       
      
       
       
        
          
        

评论(2)
热度(21)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