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天撒】The Devevitive (侦探AU)

******警告:超级长,一发完**********

第一次打这么长,我好方。我好累,手废了。

部分逻辑有些混乱,但总体还是不错滴【自恋狂魔

文笔渣,作为一个单细胞生物,我居然不怕死的去写了刑侦

实在太费脑子了,都写了一个星期了Σ(⊙▽⊙"a Σ【不要去纠结细节    一定要看完!!!最后有彩蛋!!!

******************************************************

晚上11:30

 刚从警局出来的撒贝宁和小天穿着黑色风衣在寒夜里瑟瑟发抖。即使被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依然挡不住刺骨的寒风。

“上次不是给你说过,你没有证据就不要拉我到警局去举报别人嘛。你看,又被别人当成骗子了吧?”小天一边搓着通红的手一边埋怨着撒贝宁。

【上,上次还不是因为你花了三个小时才把凶手的指纹提取出来,而且结果,啊,阿嚏!结果证明我聪明的大脑没有骗我。阿嚏!】小撒冷的直抖,将衣领又向上拉了拉。小天一把拉过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怀里。“出来又忘了贴暖宝宝了吧!”撒贝宁眼睛眯起来笑了笑。

“现在我们去哪里?”

【回家啊。】

“你不是没带钥匙嘛。”

【家的钥匙可以忘,但事务所的钥匙我永远不会丢。】

(小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晚上 11 : 45

推开事务所厚重的大门就是撒贝宁平时办公的地方。面积不大,干净而简单,一套办公桌椅,两张沙发,还有一个足足占了一面墙的书架。

“小撒,这么冷的天我们不会睡地上吧,我们还是去开.......”阮经天的话被噎住了,他看到小撒踩着椅子从书架上拿下来了几床厚被子。

【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小撒我出差的这一个月你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你的办公室里怎么会有被子,你的钥匙到底丢了多久了,你快说。"

【一忙起来我就忘了,再说睡在这里不是更方便嘛,有助于我的大脑更好地运转。】

“明天你必须......你怎么了?”阮经天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撒贝宁蹙着眉头,头上的汗珠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脸色很难看,嘴唇被他咬得有些发白。【没事,老毛病又犯了。】撒贝宁努力扯出一个笑容。

“吕医生上次开给你的药呢?”小天扶着撒贝宁急切的问道。

【吃完了。我这么强壮没事的。】阮经天无奈的看着这个冷的瑟瑟发抖的“大龄儿童”,他脱下风衣披到撒贝宁身上又给撒贝宁盖上厚厚的被子,“你忍一会,我去找吕医生。”

阮经天出去了,偌大的房间就只剩下了撒贝宁一人,头疼得像要裂开,大脑昏昏沉沉的,撒贝宁躺在沙发上,模糊中看见了一个人影。

凌晨3:00

撒贝宁在梦中惊醒,额头上满是冷汗。叹了口气,原来过了三个小时了。他揉了揉头,看来这头疼是治不好了。“小撒,我回来了。”阮经天拿着药从药店出来打不着车,跑了一身的汗,小天看着撒贝宁把药喝完这才松了一口气。“小撒,你在看什么?”撒贝宁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窗外一个亮着灯的窗户,像在思索着什么。

撒贝宁的事务所在这所写字楼的八楼,这个写字楼是复式结构,从他的窗户正好可以看到隔壁保险公司的窗户,这么晚了,这所楼里的所有灯都熄灭了,为什么今天他们的灯还亮着呢?这个时间没有人会愿意加班了。那灯光因为电压不稳微微闪烁着,如同黑洞前面渺茫的星辰,吸引人们进入他的陷阱。

【走吧,我们向隔壁借个小太阳。】撒贝宁起身出去,小天早已对他的“行动力”习以为常了,他抱起撒贝宁的大衣追了出去。

撒贝宁刚走到隔壁的门前突然冲了进去,小天暗叫一声不好,等推开门愣住了。一名女子趴在桌子上,左手垂了下去,地上的血已经有些凝固了,白色的裙摆被染红,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她的双眼紧闭着并无痛苦的表情 。小天叹了口气,这些年看了这么多生生死死,一朵年轻花儿的凋谢还是让人有些许难受,小天报了警 后开始简单的检查尸体。

死者身上除了手腕上的刀痕外没有其他外伤,死者死亡时没有挣扎,根据尸斑来看大约死了两个多小时。撒贝宁裹着大衣仔细勘察着现场,警察还没有来,他无法去查看监控和触碰物品。现场很干净,没有其他人来过的痕迹。外面传来警笛声和汽车的轰鸣,警察来了。

凌晨3:10

“您好,我是市公安局刑警队沙副队长,感谢您及时报案,麻烦您配合我们的调查,去那边做笔录。”沙溢颇为无奈的看着一动不动的撒贝宁,这个家伙每次都能碰到案子,还每次都在他之前把案子破了,他多希望这家伙能安安稳稳去警校里讲课。但愿望终归是愿望,这个高材生偏要去插手,他也没办法,不得不承认这个侦探的脑子比他手下那帮小子好用多了。

“小撒啊,你看起来脸色不好先去那边休息吧。这案子交给我们吧。”沙溢关切的说道。

【死者年轻漂亮。储物柜里的情侣手环价值两千到三千左右,是一个年轻不太富裕的男人送的,手环是今年的新款式可死者把它随意丢在柜子里说明她不喜欢甚至还有些讨厌那个人。】撒贝宁自顾自的说着。

沙溢:“.......”

【死者身上有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而且是价格不菲的,看来她和上司关系暧昧,死者的衣服并不是太奢侈的品牌,地上有少量的面包屑,她晚上没有约会,难道只是上司单方面的骚扰?】撒贝宁停了一下看了看女尸的手指,用纸擦了擦,她无名指上淡淡的戒指痕迹,撒贝宁打开死者包的夹层,里面果然放着一只价格不菲的钻石戒指。【看来这个女孩是那个有妇之夫的情人,戒指价格好看但款式不太适合年轻女孩,他是按照他老婆的的标准来买的,女孩很喜欢这个戒指但碍于男人的面子在公司里有意隐藏他们的关系。昨天是情人节,她的自杀一定和那两个男人有关。去把他们叫来吧。】

撒贝宁在那边分析案情小天也没有闲着,警察来了后法医便接手了尸检的工作,小天则和刑警队的人一起对现场物证进行取样,现场只有撒贝宁和小天的脚印,女孩用来割腕的刀片上也只提取到了她一人的指纹。他杀的嫌疑似乎被排除了。

警察对女孩的身份也有了调查,死者李旻,女,二十四岁。大学毕业后进入该公司。据另一小队的警察对监控进行调取,这所大楼的监控在上个礼拜就坏了,但大楼对面的一家面馆上的监控隐隐约约能拍到一些东西。

凌晨3:50

女孩的上司黄道文和女孩大学时的同学白纪被警察带来了。黄道文承认他婚内出轨,他在半个月前给了李旻十万元并承诺升她为部门经理,条件是二人从此没有任何纠葛。白纪在上大学时就喜欢李旻,毕业前就一直追李旻,但他说并不知道李旻是黄道文的情人,昨天早上他来公司给李旻送情人节礼物,但李旻拒绝了并且警告他不要再找到公司里来,白纪称自己心情不好就去了网吧打了一天的游戏,网吧里的人都可以作证。而黄道文也有不在场证明,昨天是他丈母娘的生日,他晚上在酒楼办宴席之后就回家睡觉了,小区里有监控可以证明。两个嫌疑人都有不在场证明,案子一时陷入了僵局。

【看来这个女孩是被别人杀死的。】撒贝宁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他的手里拿着几张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纸片,【这张纸片是女孩在策划“死亡"前所做的准备,纸片上写着”文,如果你还爱我,就来找我吧,否则我今晚会割腕自杀,你会见到我的尸体。“请问黄先生你是否收到了她发给你的短信?】

"没有,我没有收到。"黄道文矢口否认,而他的手机显示并未收到消息。“如果女孩只是单纯的想要用自杀来挽回黄道文和她的感情,那就绝对不会真的割腕,女孩是被知情人杀掉的,可她为什么又没有给黄道文发短信呢?”沙溢下意识的去问撒贝宁。

【或许因为某种原因她没有把信息发出去,但女孩的确是自杀,她的手机上显示她曾在7:15分定了情侣餐厅,说明她在很早就发短信了只是想吓一下黄道文,但黄道文没有来,她就开始想用自己受伤来报复。但一个不想死的人绝不会去反复割烂伤口,如果是少量的血液在流动一段时间后伤口会结痂。一定是有人在女孩“自杀”后来到现场,杀害了她。而女孩大约是在凌晨自杀的,所以凶手是知道女孩计划的人。去查查女孩的室友或闺蜜。】

“凶手没有用掉在地上的小刀去行凶,他也不可能预料到女孩用什么样的刀自杀啊?”

【派人去数一数那些新的硬纸,一定少了一张。凶手只需划开几次伤口。就可以让血不停地流。】撒贝宁说完又揉了揉眉头。

阮经天见他脸色不对连忙把他拉回来披上大衣,他还没开口就看见撒贝宁冲他轻轻挤了挤眼,小天心中明了,他搂着撒贝宁微微点点了头说道:“沙警官,小撒有神经性头痛,我必须先送他去医院,抱歉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阮经天将小撒拦腰抱起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冲了出去。

沙溢:“算了,让他们走吧,难得这次有个展现实力的机会,还愣着干嘛,去数纸啊!”沙溢猛地拍了下旁边小警员的头。

凌晨5:00

“小撒,为什么这么急就出来了?”小天有些担心地问。刚才出了大楼后,小撒的表情就变得很严峻,小天知道他刚才的病是装出来的,一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

小撒不说话一直埋头向前走他似乎在想什问题,【有人要害我。】撒贝宁冷不丁的说,【法医被人收买了,他检查了尸体后直接断定为自杀并带回了警局,可是女孩在割脉后昏迷,血液会凝固,这明显是他杀。现场的脚印只有我和你的,我也是唯一有作案时间的人,矛头会直接指向我。】撒贝宁的语气格外平静。

“可是也有可能是死者的闺蜜,是室友或是同事啊。”小天有些不解。

【女孩和黄道文秘密交往不会有室友,她的闺蜜在上个礼拜去旅行,女孩的柜子里有寄回来的照片。女孩和公司里的同事关系一般。警察是找不出知情人的。】

“可是如果要诬陷给你,你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如果要找,他一定会找到的。】撒贝宁停了下来。他看了看小天说【帮我个忙。】

早上7:00

“麻烦请问一下。有人昨天买过这种药吗?我是刑警队的。”“麻烦问一下.......”阮经天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应经跑了十多所医院和诊所了,依然没有线索。小撒,你要等我!!

沙溢顶着浓浓的黑眼圈看完了所有监控,在那家面馆的监控里,出现的只有撒贝宁和阮经天,阮经天在后来出去了,只剩下了撒贝宁,现场也只有他们的脚印,撒贝宁被锁定为头号嫌疑人。

早上10:00

沙溢在医院找到了撒贝宁,他正打着点滴。沙溢叹了口气,“小撒,请你陪我们回去调查......要不然你打完点滴再去。”

“队长......"

【没事我们走吧。】撒贝宁拔掉了针头。

早上10:18 警局

“你在今天凌晨12点和三点在做什么?”

【我在事务所里休息,我有神经性头痛。】

”那么“

【没有人能证明。那我杀人的动机是什么?】

“我们在你家里发现了你这两年来在心理医生那里的治疗报告单,你是否有人格分裂的倾向?”

【没错。但我并没有出现过第二人格。】

“如果你在昏迷后,出现了第二人格,就很有可能伤害死者,就监控来看,你是唯一有作案时间的人。”

“在尸检过程中法医吴某出现了重大失误,据吴某交代,有人在凌晨给他发了短信让他直接说女孩是自杀并且承诺会给他五万报酬。而你的账户在今天早上消失了五万元,你有什么说法吗?“

【你们现在还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我可以要求见吴法医,白纪和黄道文吗?】

沙溢点了点头,“可以,他们都在警局里。”

早上10:40

撒贝宁笑了笑说【既然人都来齐了,那我也好找出真正地凶手了。对不起老沙,那个用纸杀人是我捏造的,辛苦你们数了一个多小时。】

沙溢无语望天。

【昨天凌晨在女孩死之前并没有人来,但女孩的确是假死,有人提前让她喝了含有大量阿司匹林,拜阿司匹林,曲克芦丁或普罗布考的药物,导致女孩在割脉后血液没有凝固,失血过多死亡。】

【其实女孩那条消息通过qq发了,不过她错发给了白纪,昨天是情节人节,白纪先生应该很早就怀疑李旻和黄道文之间的关系了。收到短信前,白先生应该是已经买好了礼物,在收到短信后又去了诊所买了大量阿司匹林,白纪先生下午在表白遭拒后以关心李旻身体为由让她服下。至于李旻为什么会听话服药,很简单,李旻感冒了,在她的纸篓里有很多卫生纸。沙警官你可以去看看白纪先生的手机聊天记录。不过他可能已经删掉了。】

沙溢拿过白纪的手机去查,果然在白纪的手机上发现删除消息的记录。

“所以这又能说明什么?你为什么确信李旻是因药物而导致流血过多死亡的,就算我收到了消息,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去买了药?”白纪有些激动地说道。

撒贝宁从大衣里拿出一大管血液,【小天和我在最开始勘查现场时就对死者的伤口处进行了拍照,沙警官你们可以重新检查,女孩手腕上并没有被反复割伤的痕迹。所以人不可能是我杀的。吴法医在检查完尸体后就一定会想办法劝死者家属尽快火化,还好我在尸体送进去前赶了过去抽取了两管血液。沙警官谢谢你的警官证。】

沙溢摸了摸衣兜果然不在了,他尴尬的接过撒贝宁递过来的警官证。

【其中一管血我已经送去化验过了。白纪先生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撒贝宁看向白纪。

“我并没有买过阿司匹林,我给她送完花后就到了网吧,直到警察来找我。”白纪的语气平淡了很多,但他眼神的闪躲还被撒贝宁发现了。

撒贝宁看了看表,【沙警官请再等五分钟,我的证据快要到了。】

中午11:00

“我,我来啦!”小天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跌了进来,他直直的倒在沙发上。“小撒,你没事吧!”【没事,把纸给我。】小天递给了撒贝宁一张清单。

【这是白纪先生于昨天下午五点三十五分在距离他后来所在的网吧很远的一个小诊所里买阿司匹林的记录,很明显你刚才在说谎。六点钟左右白纪先生到了李旻的公司,出公司后,你为了尽快创造不在场证据,直接去了网吧,在精神高度紧张的情况下,连扔掉药物的包装盒都忘了吧!】

白纪整个人像虚脱了一样做在地上。他从衣兜里缓缓掏出药盒,“你说的没错。人,是我杀的,我爱了她六年,但她一直把我当傻子,她总是给我机会然后再拒绝我,我天真地以为她和那个男人分手后会回头看到我,没想到,我真的很后悔。”两个警察把白纪押了下去。

撒贝宁随手把手中的纸扔到了垃圾桶里。“小撒,你干嘛呢!”沙溢气急败坏道。【没事,那是假的,他随便去哪里买个药我在这么短时间内怎么可能知道?】撒贝宁挥了挥手。

“那你还让我一家一家诊所去问,还说这关系到你的生死!你还说沙溢他们会严刑逼供,你骗我!”小天跳起来“重重地”拍了一下撒贝宁。

沙溢“......”【没办法,这样更像真的嘛。】

沙溢:“那你说你们拍的照片也是假的?”

【是啊。】

沙溢举起撒贝宁拿出的一大管血又问“这个也是假的?”

撒贝宁一把夺过去说【这可不是假血。】

“可是我明明记得吴法医说尸体在凌晨4:00就被他送到火葬场了呀。”

【我又没说那是死者的血,那是我的。要不然你以为我到医院来干嘛!】撒贝宁嘟着嘴。

“什么?你居然抽了这么多血。”小天一把把撒贝宁拽到怀里,仔仔细细的看撒贝宁“难怪你脸色这么差!嘴唇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我没事,好着呢。】“还说没事,你的手好冰啊,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我回家给你做牛排,你不准再操心了!”

沙溢嘴角抽了抽,这是无视他们了?“那个我要插一句,白纪虽然是凶手,但是那个发短信给吴法医诬陷小撒的人还没有找到,能不能......”

“抓犯人是不是你们警察的责任?”

“是,是啊。”

“那你管我们做什么,小撒累了,他要睡觉,要吃饭!!”阮经天一脸气愤的把偷笑的撒贝宁抱起来出去了。留下蒙了的沙溢,我,我招谁惹谁了我。

回到家,小天把已经睡着了的撒贝宁放到沙发上,去厨房做饭。撒贝宁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条匿名的短信显示出来:撒老师,游戏才刚刚开始。



表走,有彩蛋!!!!!!!!!!(应该是彩蛋吧)

撒贝宁揉了揉朦胧的双眼。

【早。】

“你醒啦,我把早饭做好了。你快去吃吧。”

【嗯。知道啦。】

“你昨天办案子累了一天,今天就不要去上班了。”

【我昨天不是头痛睡了一整天吗?】

*****************************************************

表问lo主为什么会写硬纸割烂伤口,lo主看了看被纸划伤的手╮(╯﹏╰)╭

亲们看在我手都废了,才思枯竭的份上给我这个手残志残的人一点小红心或小蓝手吧5555~【-_-|||你走

评论(33)
热度(50)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