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主龙吏/副青娅】 从零开始的傻白甜生活(4~5)

(4)“不速之客”


在赵吏威逼利诱(撒娇打滚)之下,冥王终于同意了赵吏的假期(受不了赵吏了)。用赵吏的话说就是“哥一出马谁敢不服,再说我都有灵魂了,给那老家伙继续当摆渡人就不错了,还指望我去当加班狗啊。”

冬青:ミ(ノ゜д゜)ノ加班狗???


赵吏还没有得意多久就遇到了一件让他头大的事——蚩尤来了。

没错,那个坐在客厅里抱着薯片看电视的,十六七岁的无害少年就是蚩尤。

这老家伙来干嘛?不会这么记仇吧。ヽ(≧□≦)ノ

赵吏呼了口气迎了上去,“蚩尤大人怎么有兴致来我这小地方啊,您有什么事需要我效劳吗?”

(冬青玄女os:太狗腿了。)

蚩尤站起来。强大的灵力外放让赵吏有点吃不消,来者不善啊,这下麻烦了“我这不是没地。。。。我是太过想念这里,毕竟住过很长一段时间,茶茶最近诸多事宜缠身,地府又没人陪我说话,我就上来了。”

说着蚩尤将灵力收了回去,赵吏嘴角抽了抽:“那蚩尤大人您打算住多久呢?”

“不长,也就几十年吧。先把人间熟悉一遍。”

赵吏:(⊙︿⊙)

蚩尤叹了口气,拔出嘴里的棒棒糖说:“赵吏啊,你说说现在的人是不是很奇怪,二十好几了都不生孩子,以前都该有孙子了,茶茶她居然还没有喜欢的人!!她都好几千岁了,不光没能为传宗接代家族,连个配偶都没有,听冥府的孩子们说,现在有个叫百合的东西,茶茶她该不会是?ヽ(°◇° )ノ”

“这个您放心,茶茶大人这不是没找到合适的嘛。”

“她还要找什么合适的?,我看那些小伙子除了年龄小一些,比茶茶弱一点,都挺不错的呀。还有他一个女孩子家的,身边都是一堆男的,他真是的,还不让我说,我一说她就。。。。。。(一个小时后)。。。。。你们这个一夫一妻制有点问题。。。。。(又一个小时后)。。。。。。我出来这么久了茶茶她都不理我,她是不是不在乎我了ヽ(≧□≦)ノ。。。。。(又两个小时后)。。。。”

赵吏os:这老混蛋绝对是太叨逼叨被茶茶给赶出冥府,实在没地去才来这的(#--)/ .


。。。。。。

23点19分

“咳咳,那个赵吏我就不陪你聊了,这南面的房子看起来还能凑活,我就住在那里了,记得明天早上把早餐端上来,还有,我在网上买了点东西,记得清空购物车。”蚩尤一边说一边抱着爆米花上楼了。

赵吏(¬_¬),他打开电脑“我去你大爷的我靠( ‵o′)凸,外星人笔记本!!(著名游戏笔记本市价两万以上),人间的钱有多难挣你不懂。”



(5)抢房大战


赵吏扭了扭有些僵硬的关节,冬青这小子,蚩尤一来就和玄女开溜了,没义气。哼o( ̄ヘ ̄o#)

赵吏换好睡衣,准备投入软软的大床的怀抱,美美的睡一觉。

不是意料之中的柔软清香,而是撞入一个怀抱,一股熟悉的温热气息扑面而来,赵吏看清来人便如受惊的兔子猛地向后一跳。

“怎么,这么快就投怀送抱?”睚眦挑着眉看着跳出好远的赵吏。

“不是,二公子,现在已经很晚了,你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晚?我可听说过鬼差赵吏可是彻夜不睡的,啊?”睚眦的语气有些戏谑。

“二公子,我真的很累了,您行行好回去吧。”

赵吏炸毛10%

“我也很累啊,今天弄了你那么久,你都不犒劳犒劳我。”睚眦暧昧地笑。

“您累了就回去歇着,这是我的床,我们这也没别的房间了。”

赵吏炸毛30%

“我救了你,你还要赶我走,我不管,我就要睡这。Ծ‸ Ծ ”

赵吏炸毛50%

好,你就住着,睡死你。o(≧口≦)o

咚!咚!咚!“夏冬青!!开门。”

“赵吏,你干什么啊?这才几点。”冬青揉着眼睛慢悠悠地说。

“你去玄女房间睡去,睚眦那老流氓把我屋占了。”

“不行,我不去。”冬青撅着嘴。

“嘿,都在一起了还害羞什么,快去!”

赵吏炸毛70%

“不要,我还小,我们还没结婚呢o(*////▽////*)q。”

“是不是欠收拾了,啊?!”赵吏作势要打冬青。

“嘭!”冬青把门狠狠关上。

赵吏炸毛80%

赵吏对着木门拳打脚踢ing。。。。

“夏冬青我*你大爷的,你死定了,让你去玄女那屋又不把你怎样,你丫到底去不去,啊?!”

赵吏炸毛99%

“你让我和玄女睡一屋,你怎么不去和睚眦睡啊?,反正睚眦是男的,你那床又很大。”

赵吏炸毛0%(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不对,男的更危险啊!更何况那是谁,龙二睚眦,暴力色情的家伙。

赵吏反复想了想,唉,还是睡沙发吧。想我堂堂冥界摆渡人之首,竟然还要睡沙发,明天早上不给冬青做早餐了。

“晚上客厅凉,要不要上来和我一起睡啊,床很大哦。”楼上传来某个老流氓幸(暧)灾(昧)乐(低)祸(沉)的声音。

“禽兽,居然让我一个伤员睡沙发。(-_-你有受伤吗?)”赵吏啐啐念。

躺在硬梆梆的沙发上,时钟的滴答声让他翻来覆去难以如梦。

月色凉如水,黑暗里赵吏的眼睛还睁着。

他的灵魂已经和新的身体融合的很好了,前世的记忆自然也回来了,如阿春所说,他前世是位高僧,除了吃斋念佛便是渡化世人。不过,还多了一个“人”——睚眦。

睚眦在他记忆里的分量很重,准确的说睚眦曾经和他有些纠缠不清,现在睚眦回来了,明天该怎么做,他有些头痛。一时也理不出思绪,越想越是烦躁啊,这客厅还真是挺凉的,“啊~阿嚏!”

赵吏在不停地胡思乱想终于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是萌萌哒分界线


睚眦单手支着头看着赵吏。这人睡着了整个脸部线条都变的柔和了,看起来还咂着嘴,嘴。。。。好想咬一口啊。

赵吏拽了拽被角,“别闹。”咦,我不是在沙发上嘛,怎么会有被子!!赵吏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龙二一张无限放大的俊脸,嘴唇上有些柔软的微凉。

“你大爷的!!!”

“是我把你抱上来的,不用谢。”睚眦微笑着舔着嘴唇。

“你TM把我嘴给咬破了!”(吏吏你关注点不对啊喂ヾ|≧_≦|〃)








评论(2)
热度(18)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