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主龙吏/青吏】 你叫什么名字(上)

【很早就有这个脑洞了,就是写得非常慢,最近看了几篇散文,于是画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不知道给吏吏的前世起什么名字,就干脆以第三人称“他”代替了,人物视角转换可能有些乱,冬青出场在后面,就先不打tag了。预警,人物OOC,大吏吏的前世性格有些不太一样,毕竟是僧人,会高冷一些,毒舌依旧,感情方面也有些迟钝。】




正文


合上经书,很久了。远处草房里闪烁着朦胧的灯火。他背上琴,轻阖上门,又走到那棵树下———抚琴。

在战乱的年代。夜里比平日愈加凄寂,或许是这里离战场太近,空气中都弥漫着淡淡的杀伐之气,这地上月光也带着几分寒意。这人间地狱在龙子眼里倒是别样一番风景。耳边突然传来琴声,人人避难之时,何人敢在此抚琴?

  睚眦带着些许疑惑顺着琴音寻去,一僧人独坐在树下抚琴,琴音如水洗涤着空气中飘散的血腥气,安抚着无主的孤魂,原来他是在渡化那些亡灵。     这琴音如春风低喃,又似海浪轻拍,让人舒服,睚眦意外的不想打扰,轻轻跃到树上,倚着树干,静听僧人弹琴。

夜很深了,曲罢,他起身,抬头便对上了那双深邃的眼。他收拾好琴,那个树上的人依然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公子,夜深了,这初春的天气还是很凉,公子还是快些回去吧。”睚眦轻笑着从树上跳下来,“没想到,你一个和尚琴弹得好,还有一副好皮囊。”睚眦把手伸向他的脸,他撇过头向后退了一步,“这天下琴艺精湛之人多如过江之鲫,在下不过是勤于练习罢了。”他背起琴回头走。

“你这琴也太破了,换把新的吧,我明天还会来的。不要失约。”睚眦冲着他喊道。


翌日傍晚,他还未走到树下,便远远看见睚眦站在树边。微风吹动睚眦的银色长发,睚眦在等他。

睚眦闭着眼,倾听着他不急不重的脚步声,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拿出琴,睚眦皱了皱眉头,“这么破的琴实在不配你。”话音刚落,他的琴裂开了。他抬头看了一眼睚眦“赔琴。”只是无悲无喜的一眼,在睚眦眼里倒是多了几分嗔怪。睚眦轻笑着从身后拿出一把琴,“今天我高兴,送你一把琴,这把琴名为早月,你一定要好好保管。”他接过琴,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琴身,“是把好琴,眼光不错。”

“那当然,我可是龙子。既然琴都给你了,弹吧。”

琴音流淌,睚眦依靠在树上,之前的烦心事可以暂且放下了。许是他今日得到好琴心中欢愉,竟一气弹了数个时辰。曲罢,汗水浸湿了他额前的碎发,睚眦趁他不备,用手捏了一把他的脸。他愣住,等反应过来又一时语结,抱起琴就跑。睚眦看着那个仓皇而逃的背影和红透的耳尖,真是可爱极了。

他慢慢平复气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

初春的夜晚,天气回暖,那棵树的树枝上冒出了嫩芽。


自此,每夜弹琴,他便多了一个听众,亦或是知己。睚眦见识广阔,眼中总是有他从未见过的风景,他们言语交谈甚欢。只是这个有些纨绔的公子哥总是喜欢拿他逗趣,睚眦喜好喝酒,常常带着几坛桂花酿。

“你当了这么多年和尚,还没有破过戒吧?”

“这酒绵甜,不辛辣,要不要尝尝。”

“你的眉眼生得好看,要是当戏子绝对,啧, 是个和尚,可惜了。”

他从第一眼见到睚眦就知道睚眦并非凡人,他知道睚眦性情暴戾,常常看到那锦衣上的点点鲜红,那不是睚眦的血。他自幼在禅院生长,无至亲,无故友,如今有一人愿听他抚琴,众生平等,睚眦是龙子又有何妨?

睚眦不喜欢与人交友,连多看一眼都不肯,低如蝼蚁的生物,不配。睚眦却不介意每日与那个和尚交谈,那个人的灵魂很纯粹,气息也不令人生厌。一定是那个人还有一副好皮囊,自己才不愿意离开的,一定是,他可是好色暴戾的龙二公子啊,怎么可能有自己搞不到手的人呢?


这是夏,树上的叶子还绿着,却听不到蝉鸣,看不到城里的灯火。这里聚集的怨灵越来越多了,睚眦的话也越来越少。他能感到空气中浮动的不安,他的心,无法静下。


睚眦提着酒坐到树下,“这桂花酿还有一个传说,将他涂在爱人的胸膛上, 那么,就可以在转世轮回中, 相守上三生三世。呵,可笑,”睚眦将酒一饮而尽,看向他“你知道我为什么每日都来听琴吗?“

他摇了摇头,继续抚琴。睚眦走到他身旁,将他拉起来,俯身贴到他的耳旁“为了追你。”睚眦的声音很轻,只有他能听到,睚眦的气息拂过他的耳廓,带有淡淡桂花清香。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异,然后整个脸以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他来不及躲,睚眦就吻上了他的唇,灵活的舌在齿间游走,淡淡的甜味,还有一丝酒的清冽,睚眦的舌头似要掠夺光他口中的空气,不经情事的他怎会是睚眦的对手,节奏全都由睚眦掌控,一进一退,舌轻轻撩扫,似乎是羽毛轻扫他的心间,睚眦将他的腰搂紧,细细评味他的味道,直到他喘不过气才松开。他的眼神有些飘忽,鼻尖还萦绕着那个人的气息,他,刚刚对自己做了什么。




【吻戏真的好难写啊!咳咳,那个,下一章青仔应该就出来了,】






评论(6)
热度(23)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