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龙吏/青吏】你叫什么名字(中)

 早月正式更名为你叫什么名字。小冬青出场,名字什么的。。。看(中)之前,别忘了看(上)。



心中的弦被人拨乱,他不知所措。

睚眦紧紧地抱着他,“先听我说,”睚眦嗅着他颈间淡淡的香气,“时间快到了,我要去长安,你要好好保护我的琴。”睚眦松开他,看着眼前愣住的人,心中竟生出一丝不舍,睚眦摇摇头轻笑,是在笑自己。转身,“对了,保护好自己,我还没泡到你呢。”这一走,只怕真的是回不来了,呵,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这人间了?                                                                    

他看着那个强吻了他的人,渐行渐远。手中紧握着的是念珠,心里失去的却不知是什么。

睚眦走了,他也该走了。本应同青灯古佛相伴余生,可这黑白颠倒的乱世,他又怎能一直躲在山野庙堂,在俗世间历经劫难,亦是修行。


——————我是温情的分割线——————————


阿青要去长安,要去找他的亲人。阿青是个孤儿,听学堂里的先生说他还有个表姑在长安,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只怕是找到了也不想认他吧,但他不想放弃。

沿路白骨森森,饿死的,被杀的,甚至骨肉相残的。阿青长叹一口气,还是把仅剩的一点干粮给了乞讨的母女。

阿青迷路了,这些肆意生长的野草遮住了曾经的繁华,阿青砍着杂草艰难的向前走。太阳很毒,阿青的汗水滴在染血的泥土里。

血腥味冲进阿青的大脑,一转头,就看到了万人坑,阿青见过太多让人难以接受的残忍场面,他有些麻木了,却也不热了。

“这居然还有人?”阿青嘟囔着看着行走在尸体间的僧人,打算去问问路。


他口中念着佛经,回头就看到一个少年笑吟吟的看着他,“师傅,我叫阿青,您可知去长安的路怎么走?”自称叫阿青少年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布衣,看起来已过弱冠之年却稚气未脱,阿青的眼睛很亮,很清澈,像一抹光。他不记得多久没见过这么灿烂的笑容了。

“我知道,可这路途遥远,一路艰辛,你......”

“我要去长安找我的亲人,我只剩下这一个亲人了,”阿青的眼神在说这句话时变得有些黯淡,“不知高僧要去往何地?”

“长安。”这两个字跳出脑海,不知怎么他又说了出来可能是他又想起那个树下的龙子了吧。

“太好了,那倒不如我们结伴同行。”阿青言语中有些意外地兴奋。扑过来,差一点就要黏到他身上了。

总之,不管他答没答应,两个人算是结伴同行了。


他走一步便渡一处,阿青很乖,从来不打扰他,常常找一些简单的吃食来填饱肚子。

少年嘴角沾了些米粒,他不由得轻笑出声“狼吞虎咽的。”一边用衣袖轻轻拂去少年嘴角的饭粒。少年咧嘴一笑“您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了,真的!不骗你。”似是怕他不信,阿青又重重的点了点头。看着阿青,他的眼中多了一些怜悯,这个少年很善良,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时时刻刻暖着人心,可却有如此凄凉的身世,不该啊。

阿青觉得这个僧人很好,心肠好,修为高,声音好听,长得也好看,对他特别好。阿青的世界很简单,非黑即白。


阿青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不觉几月已逝,到了长安城外,该分别了

“我要去找我表姑了,等找到了她,我就来找你,我没有钱,没有武功,帮不了别人,但我还是想要保护你。”阿青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幼稚,挠了挠头笑了。

少年明亮的眼睛在这死气沉沉的空气里显得有些“突兀”,他第一次觉得或许少年是幸福的,最起码现在是。


与阿青分开,他暂住在城外的破庙里,独自行走,念着佛经,在萧索的街道上,在荒芜的田地间。


过了几日,天气突然变冷了,黑压压的乌云,凝结了的空气,要下雨了,他没有找到避雨的地方。天空中闪电划过,他闭上眼。听到雨声,却没有料想中冰冷的水滴打在身上。睁眼便对上了那熟悉的眉眼。

睚眦打着伞,看着他慢慢睁开眼,捕捉到他眼中的意外和一闪而过的惊喜。

“你闭着眼睛,是想让我来亲你吗?看到快下雨了,也不知道躲一躲。”

“我来不及躲。”

“那淋湿了怎么办?”

“可以拿琴挡着。”

“我的琴,你就打算拿来挡雨?”

“嗯。”

两人在雨中慢慢地走着,无话。睚眦以为自己会拥抱他,但他没有。有时无言远胜千言万语。

没人知道能否逃过那个灾难,何必多次一举呢?

雨停了,灰色的天空被撕开一道缝隙,阳光洒了下来。


他睡醒,揉了揉眼睛,天已经蒙蒙亮了,瞥到琴旁的油纸伞,原来不是梦。

抱着琴坐到树下,他轻轻将手搭在弦上,他能感受到琴中愉快的共鸣。自下山后,便再也没有弹过琴,几年前遇到了一个女鬼,女鬼怨气缠身不愿离去,他只好将早月作为女鬼的藏身之地,时间久了,竟然融为一体了吗。

指尖扫过,琴艺不显生疏,倒是多了一些以前没有的感情。、

耳旁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是阿青。





评论
热度(17)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