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龙吏/青吏】你叫什么名字(下)

阿青的脚步不似平日轻松。

他没有抬头,但他知道阿青看着他,他感受得到阿青的悲伤。

“我从来没有见您弹过这琴,您弹的真好,”阿青的眼神变得有些呆滞“您说,我是不是很傻,天真的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骗我,为什么!”积攒的情绪终于爆发了,阿青带着哭腔喊着,控诉着,脑海中不断闪现那些仿佛来自地狱的话语:你以为,你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就是被你克死的!!你的出生就是为了成为别人的容器。你就快要消失了,连灵魂也不会留下,呵。你的死亡就是消逝,连灵魂也不会留下!

阿青坐在地上开始抽泣,“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所坚持的那些所谓善良,所谓正义,都是个屁!等我变成一个恶魔的时候,我的手上沾满的是那些我曾想要保护的人的鲜血!!!”

琴声停止,他起身走到阿青的身旁,他教化过恶鬼,渡化了冤魂,此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人,终究是这么的渺小。他轻拍了拍阿青的背,想给这个可怜的年轻人一点安慰。

阿青抹了抹眼泪,起身看着他,阿青的心突然被划了一道,为什么,为什么连您也要用那种那种眼光看着我,连您也认为我是一个可怜虫?我不需要!那种可笑的,虚假的怜悯。阿青的眼睛慢慢地变红,不知为什么,这样的阿青让他生出一丝惧意。

“佛?道?哼,可笑至极!”阿青突然掐住他的脖子“你渡了那么多人,又有谁在乎过你!”

“阿青,醒醒!”他被掐的快要喘不上气,阿青眼中的疯狂偏执让他陌生害怕。他盯着阿青,希望能从中找回一丝善良,阿青的指甲陷入了他的血肉,鲜血刺痛了阿青的眼睛,眼里的红褪去,也松开了手。

他倒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阿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离开。阿青的眼神让他心痛,如死水一般的寂静,不带任何的感情,那种绝望远比愤怒可怕。他不愿去想阿青去了哪里,宁愿自己看错了。


树上最后一片黄叶凋零,冬风吹过,快下雪了。

他背上琴打算离开,却发现这周围被设下了结界。

傍晚,“阿青”又来了,他只看了一眼便知道,就算一样的皮囊,躯壳下的灵魂却早已不是那个天真善良的少年。‘阿青’坐下静听他抚琴。

“我的妹妹也会弹琴,不过没有你弹的好,”‘阿青’的声音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马上要变天了,跟我走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可你会伤害那些无辜的百姓。”他头连也不抬,琴声变得有些凌厉。

“你只需回答我你走不走。”‘阿青’本来就不是有耐心的人。

“不。”一个字,坚定而又带着一丝不屈。彻底激怒了‘阿青’。

‘阿青’的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微笑。下一瞬出现在他眼前,巴掌落在他的脸上。打的他的头偏了过去,阿青捏着他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眼睛,“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高高在上的救世主?”‘阿青’俯下身用舌头色情地拭去他嘴角的血迹。“你只怕是早就动了凡心吧,啊?哈哈哈哈,我想你应该认识这个东西。”阿青将一把扇子丢在地上,

他的瞳孔猛地收缩脸色发白,那是一把染血的扇子,他是认得的,那是睚眦一直挂在腰间的,胸腔中似翻江倒海,喉头一股腥甜,他咳出鲜血,颤抖着手拾起扇子,不觉间眼角多了几滴泪水。情,终究毁了他一生修为。

“你果然动了情了,还总是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让人作呕。要不是他求我不要杀你,你之前的话够你死一万次了。这把琴不错,我拿走了,如果你想要回去就来拿吧。”

‘阿青’的手还未触及早月,琴弦尽断,无懂琴之人,无相交之音,便是木头。‘阿青’拿走了早月,现在只剩下他一人。

下雪了,在白色的朦胧中,他仿佛又看见了睚眦,摇着折扇,笑的那么从容。他太累了,连想都不愿再想,闭上眼,还是会闪现那双清澈的眼慢慢被仇恨、绝望所覆盖。

远处苍山负雪,天地被渲染成白茫茫一片,雪花流转飞舞,来时纤尘不染,落下遮盖风尘。

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尾声

“你想好了?”女子漫不经心地问他,手中把玩着琴弦。

“嗯。”他轻声回答,放下佛珠,踏入无边地狱。



就算早知道他在冥界,再见到时睚眦还是有些恍惚。

“你叫什么名字?”

“赵吏。”

他单膝跪在自己面前,不似卑微的鬼差,他的头抬得高高的,那是刻在骨子里的骄傲。

“没事了,你退下吧。”

“是。”


ed

贴个围脖的全文连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8943175613990

评论
热度(18)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