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冬铁/盾铁】一个梦(真的不知道起什么题目好)

在欧美圈视奸了N长时间的我终于决定产粮了。

这个故事来源于我的一个梦。一发完,一定要认真看!

预警:重要角色死亡

         这个故事有点恐怖 大概吧 胆小慎入,不过不虐心

          病娇?黑化?也可能都没有

         人物ooc 第一次写欧美 文笔渣  逻辑思维混乱



正文


所有感知器官都像是关闭了,无尽的黏重的黑色缠绕着他,他讨厌这种感觉,这会让他想起那刺入骨髓的寒冷和隔绝的孤独,还有他不愿意提及的黑暗岁月。这是梦,他分的很清楚,他从来都分得清,毕竟他可是超级士兵,拥有超常的感知力。他不可能像这样现在一动不动地陷在黑色的“棉花糖”里,棉花糖?他又想起那个人甜蜜的大眼睛,像焦糖布丁,不觉扬起嘴角,那是属于他的,他一个人的。

视觉渐渐地恢复了,他看见一栋老式的二层别墅,不得不说这很符合他的审美,上世纪的审美。墙皮开始一片片脱落,裸露出大片的红色砖石,他冷哼一声,恐怖片的标准套路,这时候主角只需要傻乎乎地进去就行了,他一定是看了太多的恐怖片才会做这种无聊的梦。什么,你说美国队长不看恐怖片?好吧,他确实不太喜欢看那种故意吓人的血腥场面,但是Tony喜欢,并且某个人还会一边嘴里塞着大把爆米花含糊不清地吐槽一边漫不经心地扭头避开最恐怖地画面,而我们的美国队长,他可以把Tony冰凉的手放在手心里了,这不是最充分的理由吗?

既然知道是梦,那也没什么可怕的。他大步走进房子里,屋子里光线昏暗,没有人。一只戴着项圈的金毛大型犬蹲坐在客厅门口,没有因为陌生人的到来而狂吠不止,这让他松了口气,狗似乎很痛苦,不安的舔着爪子,摇着头似乎像是要甩掉痛苦的记忆,他很喜欢这狗,不知道为什么,狗的痛苦让他很压抑。他慢慢走进客厅,那面墙给了他很大的冲击,一面砌在客厅里的墙,将这个房间的一半塞满了,可能这个房间曾充满阳光宽敞而温暖,但是这面阻绝了一切阳光,或许是这突兀的墙太诡异了,让他不自觉的想起那些恐怖电影里杀人犯将尸体砌在墙里的画面,这感觉真的很糟糕。

他听见刺啦啦的男女对话和舒缓的蓝调,那声音是从一台“大脑袋“电视里传来的,电视机屏幕朝着墙,映出微弱的光芒,好像有人坐在那面墙的位置看电视一样。桌上摆放着一些水果,嗯,还有李子,电视旁边还有吃到一半的甜甜圈。

锁芯转动的声音让他汗毛竖了起来,他可是美国队长,不应该害怕的。虽然他现在很想离开,但是他又一次动不了了。

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哼着一首他熟悉的歌,应该是属于布鲁克林的歌,他不自觉地就接了下一句,这不能怪他,他好久没有听过这首歌了。Tony不喜欢这种”老套土气的老年曲”,大厦里的其他人也会用奇怪地眼神看他,虽然他们是偷偷看的,但他超级士兵的观察力还是发现了。他紧张地咽了咽唾沫,那个人从他身旁经过,他的心快提到嗓子眼了,他敢保证那个人一定是回头看了他一眼,虽然他看不清那个人,太模糊了,他甚至分不清是男是女,只有黑色的头发和漆黑的风衣?但他还是觉得那个人看了他一眼,没有杀气也没有温度的眼神。

那个人坐到角落里的沙发上,他想去打声招呼,但喉咙卡住了,该死的梦。老旧的电视发出的噪音实在震的他鼓膜有些疼,他听到痛苦的呜咽,是那条金毛发出的,光亮的皮毛变得有些暗淡。鲜血从狗的口鼻中冒出来,眼白布满血丝,最后,倒在地上,悄无声息地,只是那睁大的眼睛有些骇人。他的心跳不由地加快,在梦里也会难过吗?一转身,那个人也不见了,房间变得扭曲起来。

那面占了半个客厅的墙也消失了,他从未如此厌恶自己的直觉,原本是墙的位置果然有个人被绑在哪里。那,那是Tony!!他几乎要叫出声,可这是梦,让他动不了的梦。Tony额头的碎发被头上流下地鲜血打湿了,万幸的是他还活着,Tony的胸膛起伏着还在喘气。他又一次听到门锁的声音。像是死神在敲门。

又是那个人,手里拿着刀,那个人慢慢接近Tony,举起刀子轻轻地在Tony颈边磨蹭着,锋利的刀刺入皮肤,血液顺着刀柄一滴滴在地上绘出刺眼的血色玫瑰,被绑住的人无意识抽搐着,那只手温柔的在Tony颈间徘徊,突然。猛地掐住早已伤痕累累的脖子,Tony的喉咙里发出类似小兽呜咽的声音。他知道这只是梦,但眼睁睁看着恋人死在面前却又无能为力,这若是惩罚也太过残酷,他双眼充血,只能无声的大叫着,Tony似乎听见了他的呼喊,将头慢慢转过来,那双充满泪水的眼,是责备,是恨!他的心越来越冰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如恶魔般缠绕在他周围。Tony的声音越来越轻,直到头重重的垂下,不!!

眼前越来越模糊,终于,梦要醒了吗?他大口的喘着气,睁开眼却又站在那栋别墅的外面,该死。原本黑色的浓雾散开露出了宽敞的马路,虽然天还是阴沉沉的。路旁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低着头似乎在等车,比起人,他们更像是幽魂,很快,一辆公交车来了,车上一个乘客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应该上车了,应该尽快离开这里。一条腿刚上车,他就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在车上,那个一开始进入别墅的人,那个杀了Tony的人!依旧是看不清脸。但那个人一定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能感觉到。不知道为什么他退了回来,没有上车,公交车在他面前开走,那个人站在窗户前看着他,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熟悉的黑雾再次从四面八方袭来。

他突然想到,或许他死了梦就能醒了吧。他又走到进那栋别墅里。洁白空阔地房间,没有沙发,没有电视,也没有那面墙,他的心情有些复杂。原本那面墙的位置出现了一扇门,温暖的阳光从门外透过来。他伸出手想抓住这浑浊地狱里唯一的温暖,抬脚慢慢靠近推开门,门外像是一个镜像世界。

没有乌云,没有压抑地感觉,别墅也变得温暖,他似乎都闻到了青草的芳香,他的队员站在路边冲他开心地笑着,这些笑容在他眼里变得不那么真实。他心里的焦急却一分不减,他睁大眼睛急切地寻找着,他不知道在找什么,但这不对,一切都不对劲!!终于,他停下了,他又看到了那个人,站在远处背对着他,意外的清晰,甚至能看清那人飘动的黑色的发丝。那个人慢慢的转头,谜题要揭开了,他却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急促的心跳声淹没了他,不,不要转头!!!


“怎么了?老冰棍,你还会做恶梦吗?”睁开眼就看到了恋人熟悉的大眼睛,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紧紧地将Tony抱在怀里,一下又一下吻着恋人柔软的唇,甜蜜的吻很快平息了他的情绪,他不该将梦里的伤感带到现实中来的,这太可笑了。

“Bucky,你如果再慢一点,我们就不用搬家了。”Tony不满的撅着嘴,埋怨地看着Bucky。

“亲爱的,我们真的要搬家吗?”Bucky提着大包小包往车上放。

Tony翻了个白眼,“当然,难道你想一直听肥啾的唠叨吗,还有Nat的眼神,我觉得我们再在客厅里接吻,她一定会拆了我的”,Tony打了个寒颤,接着说“而且你不是也做恶梦了吗?我猜你一定是梦到浩克吃掉了你所有的李子,哈哈哈哈。放心吧,我选的房子绝对符合你上个世纪的审美。”

车窗外不断倒退的田园风光,宠溺的看着躺在腿上安然入睡的可爱面孔,他的心情变得好多了,暂时没有了让人头疼的九头蛇,还有Tony陪在身边,那些可怕的日子似乎一去不复返了,真好。

马上要到新家了,他的心情激动又有些紧张。很快,笑容僵在了脸上,那栋房子,是梦里的别墅!!“亲爱的,你怎么了?”刚刚睡醒的Tony揉着眼睛看着张大嘴巴愣住的恋人有些奇怪。

”不,不要这样!“Bucky大喊着,但这阻止不了道路对面那个熟悉的背影慢慢转过身来,“嘿,亲爱的你怎么了!”Tony的声音传到他的耳边变得嘈杂。心跳的声音盖过了一切。

他死死地盯着那个人,下一瞬间,他就看到了那双熟悉的眼睛,他自己的眼睛!他伸出手,铁臂上布满鲜血,是他,是他杀了Tony!他转过身,他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手掐上那个小胡子男人的脖子,他控制不了,他甚至能感觉到Tony跳动的颈动脉,Tony的眼神由吃惊变得害怕,那双美丽的眼睛涌出泪水,“Bu.....cky......no...."Tony挣扎着直到陷入无尽的黑暗。

”是我,是我,是我杀了Tony!不,不!“Bucky眼神涣散地摇着头,眼前的景象一点点消散。再甜蜜的生活也只是幻像,脆弱的,满是破绽的,当那层华美的外表被撕碎,露出的肮脏血腥的内在。梦醒了,没有人能够接受。




”班纳博士,他的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冬兵的程序似乎无法停止。不过这对他来说或许更轻松,他醒来以后恐怕会更痛苦。“

”博士,下午是Tony的葬礼。Clint说他会被葬在Steve旁边。“

”明白了,我下午会准时到的。“


end



可能小伙伴看完以后不太理解,我来解释一下。大概也解释不清楚。

现实

盾铁是一对。内战回来后,Bucky原本只是对Tony愧疚。但时间久了,慢慢他发现自己爱上了Tony,他一直压抑着这份感情。(吧唧哥哥还是很温柔的。)

后来一次任务中,Steve死了,他的死不光带给Tony巨大的痛苦,并且一定程度上激发了Bucky曾经的冬兵程序。在Steve死前,他让Bucky好好照顾Tony。于是冬日战士成为了新的美国队长,他在潜意识里将Steve与Tony甜蜜的曾经当作了自己的记忆。(从头到尾其实都是吧唧视角,看电影和第二层梦醒之后的甜蜜都是他的幻想,那是Steve和Tony的曾经)。

他对Tony的占有欲与日俱增,但Tony始终无法接受Bucky的爱,他想要逃离Bucky的控制。终于Bucky爆发了,曾经的冬兵程序启动,他将在战斗中受伤的Tony带走囚禁了起来,并最终失控杀死了自己的爱人。等到鹰眼他们找到他时,他变成了冬兵。班纳博士用催眠的办法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所以其实冬兵做的是一个梦中梦,第一层梦境里他是Tony的恋人,有着所有他构造出来的甜蜜,他自动屏蔽了那些可怕的记忆。而第二层梦境里杀了Tony的人其实也是他自己,他在梦中梦中看到了真相并找回了自己。


梦境 

第二层梦境是故事的主线,那条金毛大家也猜到了,是Steve在梦里的形象,金毛的死让他痛苦压抑,也勾出了他的记忆。他会唱凶手哼的歌,他知道凶手要坐公车走,甚至猜到了墙后面的尸体(注:那堵墙是不存在的,是Bucky潜意识里为了催眠自己筑起的墙),他不是看不清那个人,而是不敢去看。在别墅后面微笑的世界,应该第二层梦境的外表,是他自己构造的,那片黑暗才是里世界,但是已经见过那肮脏的内在,如何去相信本来就满是破绽的美好。最后,第一层梦境与第二层重合在一起的时候,他的潜意识里也明白了那些美好是假的,他无法再逃避。那个杀死爱人的人就是他自己。(在第一层梦境里,他给自己的定位是美国队长,是Tony的爱人。一切甜蜜都是假的。只有死亡是真实。)



哈哈哈哈,终于写完了,好累哦,这篇文在梦境部分几乎都是我梦出来的(骄傲脸),第一次做这么完整刺激的梦,讲给基友听之后,她不相信我能梦出来。其实我的梦里杀人的景象比这个恐怖几百倍,就不说出来吓大家了。至于杀人凶手是我梦醒之后推理出来的。

评论(3)
热度(33)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