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双北】血腥爱情故事(上)(黑道AU)

听血腥爱情故事这首歌时产生的脑洞。

预警:这次除了文笔渣,像大纲外。。因为AU,人物性格会有一些偏差。。不是特别彻底的那种黑化(我在说什么)

写完以后发现这种设定不够虐,就强行he啦。。


未灭的烟头被扔到地上,他用皮鞋底碾了碾。推开病房的大门,仪器嘀嘀的轻响敲打着空寂的房间。他随手将助理买的鲜花丢到桌子上,昔日叱诧风云的大哥就这样插满管子脆弱的躺在病床上,不知名的冰凉液体一滴滴注入血管。撒贝宁静静地看着那苍老的不成样子的面庞,眼神不带有一丝的悲伤,甚至连假装怜悯都不愿,何必呢?反正大哥的时日不多了,他的恩情也早还清了。他只剩下将大哥风光大葬之后,坐上那个位置。

不过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做的,虽然他厌恶。坐在病床旁边的皮沙发上,消毒水的气味在鼻腔弥漫看来,着实不好闻,但比起腥臭的血液,也不是不能忍受。抬头看看表,一个小时了。撒贝宁轻轻关上门,走廊里遍布老家伙们的哀嚎着,念叨着那个垂死之人的好,似乎马上要归西的不是什么走私贩卖军火的黑老大,而是一个真正的慈善的国贸老总。不过这些人都没什么威胁,他也懒得动手。

“小撒。”

撒贝宁的视线越过喽啰们,落在站在楼梯转角处的人身上。何炅?

何炅的出现还是让撒贝宁有些意外的,虽然何炅名义上也是大哥的副手,甚至比他还要早一年入“公司”,“公司”里股份也相当,但在会里基本上没什么实权,挂名而已。共事过几次,合作默契,何炅的性格温和,八面玲珑之人。能力很强,这或许也是撒贝宁始终很尊敬他的原因。看样子何炅很讨厌会里的那些权力争夺,不过谁知道呢?

“何炅?”撒贝宁快步走到何炅旁边。何炅的眼眶红红的,像是为了大哥刚痛哭一场的样子,撒贝宁听说何炅的命是老大救的,老大没了,他应该很难过吧。撒贝宁扬起嘴角冲着何炅示已安慰的一笑。何炅也笑了,笑得温暖而真诚,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老何,你今天怎么过来了?”撒贝宁轻轻拍了拍何炅的肩膀。

“大哥时日不多了,我来看看他,顺便办一些事。”

短暂的沉默。 何炅呼了口气盯着撒贝宁的眼睛接着说:“小撒,你觉得这个位置谁坐合适呢?”

明知故问。撒贝宁点起一支烟,慢慢吐出烟雾,“当然是有能力的人。”

何炅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那么,小撒你觉得我是否够格呢?“

撒贝宁眯了眯眼,似乎在怀疑何炅话里的含义是真是假。撒贝宁看了看何炅,轻笑一声:”怎么,无欲无求的何副总也打算搅一搅这浑水了?“

”浑水?“何炅摇了摇头,“我看着局势可是很明朗啊,现在这有能力的人,不就是我们吗?”

“想清楚啊,何炅。我可不想与你为敌。”撒贝宁的语气多了几分调笑的意味。

“我想得到的是整个公司。”何炅平静而又认真地说。

撒贝宁微微偏过头,眼神里透着寒气,这老狐狸终于要现原形了吗?

”哈哈,开玩笑的。怎么,撒总生气了?“何炅眨眨眼睛,似乎刚才的话就只是好友间插科打诨。

两个人又随意拉扯了几句何炅找借口就溜去病房了。

撒贝宁扔掉燃尽的烟头,站了好一会,或许,那只是玩笑? 呵,他不信。


最近何炅的小动作有些多,甚至可以说是明目张胆,亲自抓“货物”买卖,清除异己,拉拢势力。会里有眼睛的人都看出来了,可他们的撒副总似乎毫不在意,不少人开始揣测这是要培养副手,还是撒贝宁自负到完全不放在心上。

自负?没错,这是公司里所有人私下里对撒贝宁的评价。撒贝宁对这种蝼蚁的腹诽向来不屑一顾,但是他还是注意到了何炅的动静,论能力他们二人的确是难分高下,可惜啊,可惜老头子有意培养的人是他,一个月而已,何炅无力回天。

一个月,这是医生下的最后通知,老大的葬礼就是这一切的终结。撒贝宁揉了揉眉心,何炅的处置问题他暂且还没有想好,不过何炅要是肯服软,继续好好当副总,他也不会赶尽杀绝。


一个月后


废弃的停车场 ,冰冷的汽车灯光打在满身是血的男人身上。

“我真的不喜欢杀人,可是你已经没用了,没用的留着也是累赘,你说呢?”何炅静静地拿起刀子,他不喜欢用枪,一刹那轰鸣没有那种生命在指尖游走直至消逝的感觉。被绑住的男人祈求着挣扎着,多像一条狗。

何炅擦了擦手,手上没血,男人在他拿出刀的时候就吓破了胆,死了。可真没意思。突然,何炅似乎想起了什么,笑了笑。身后的手下吓的又打了一个寒颤。


几多协商,巴西的这单生意总算是定下来了。撒贝宁婉拒了当地黑老大的宴会请求,结束会议就匆忙坐上飞机。就参加葬礼来看,时间还够,但他实在不想碰那些所谓让人欲仙欲死的东西,他不愿被别人控制在手里,更何况是药品。那个助理将蓝色的晶莹液体倒入他的酒杯时,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换上全黑的西装,一丝不苟的发型,今天他却格外平静。

潮湿阴冷的空气被隔绝在车外,他的人已经在葬礼上准备好了。何炅没有如他所愿,安分的当一个副总,果然今天还是要动手啊。撒贝宁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三月下了雨,寒气逼人。

“不好意思各位前辈,办了点事来晚了些。”何炅打着伞站到送葬队伍的中间,谦虚有礼。

对比之下,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这撒贝宁平日里嚣张惯了,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也就罢了,可这大哥的葬礼他为什么不来参加?!”说话的老人是那棺材里的人的表亲,也算是会里的骨干,此言一出,掷地有声。

“撒副总他只是在巴西谈生意而已。”

“哼,生意!他还不是老大吧?是么时候轮到他一手遮天了!”

“老家伙,撒总平日里对你也挺尊重........

两边吵成一团,何炅勾起嘴角,是时候该结束了。

人心,是会变的。会动摇,会倒戈。生死面前,那些所谓的忠诚也将不复存在了吧。当然,失了人心还守着一步死棋不懂得变通的人,一定会输。

大雨滂沱,冲刷掉血迹,洗清人心。

何炅没时间去看这丑恶的表演,他急着去看看那个人脸上的表情。


何炅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好久才将门打开。

那个人就这样被绑着,苍白的手腕被长长的锁链铐住,昏睡的撒贝宁半跪在地上,几缕头发散在额头,倒是少了一些往日的凛冽。合体的西装显露出他的优雅的肌肉线条。看看手表,药效快到了,何炅突然有了别的想法。

“撒贝宁。”他轻声呼唤着。

撒贝宁眼皮动了动,似乎要醒来了。


未完待续


2358字,欧耶\(^o^)/

评论(8)
热度(44)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