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予清逸

血腥爱情故事(下)(黑道AU)

上:http://nana29679.lofter.com/post/1d92df02_ebcdd29

中:http://nana29679.lofter.com/post/1d92df02_f2e92cc


这大概是个假的(下)甜饼!


撒贝宁走不动了,坐在柏油路边上揉着抽筋的小腿。西装外套早不知道被他扔到什么地方了,衬衫黏糊糊的贴在后背上,也不知是这太阳太毒还是伤口再次裂开。


依照何炅的性子,那些自己安插在他身边的钉子已经被拔掉,会里的那些老家伙恐怕也已经交权。但还没到自暴自弃的时候,他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巴西的那趟单子,关系到“公司”存亡的一单生意,具体交易细节只有他知道,只要能回去,就还有翻牌的希望


马达的轰鸣让空气里的热浪扭曲变形,撒贝宁眯着眼抬头看见驶来一辆银色的超跑。霎时间撒贝宁变得脸色苍白,拾起身掉头就跑。


没跑两步路就重重摔倒在地上,车子横停在他身前,还是太大意,何炅蹙着眉快步走到地上的人的身边,何炅将撒贝宁抱起放到车后座上,顺便拽下领带缚住那还在挣扎的双手。


反抗无果的撒贝宁狠狠瞪了他几眼,或许实在是太累,听天由命的躺在柔软的座椅上竟昏睡了过去。


陷入梦境的撒贝宁五官收敛了几分凌厉,少了过于沉稳干练的坚强外壳,倒是柔和了许多,仿佛能从微微起伏的胸膛见到一丝脆弱。何炅叹了口气,脱下外套轻轻盖在撒贝宁身上。


撒贝宁眉眼生得好,笑起来很好看,像个孩子,他也喜欢撒贝宁生气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蹙着眉,眼眶红红的,就像现在这样。撒贝宁整个人陷在柔软的床铺里,眼神像刀一样剜着那个笑得像狐狸一样的男人。


“撒撒,把粥喝了。”语气温柔,甚至完全无法与那个昨晚施暴的人联系在一起。


撒贝宁撇过头,一副决绝赴死的样子。


“乖,吃点东西吧,昨天晚上那么折腾你也受不了。”


撒贝宁眼眸一沉,抵死缠绵的疯狂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太重,不去想,电流经过似的感觉又挑动着神经。居然这样被上,被囚禁,屈辱。


无声,一分钟,长的像一个世纪。


他眯着眼扯着嘴角笑了,撒贝宁熟悉这个表情,暴风雨的前夕。


何炅抬起手,撒贝宁闭上眼。


手一顿,落下,却只是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头发。撒贝宁有些恍惚,眼神里透

着意外和疑惑。


何炅轻笑,眼睛里闪着星星,“粥不好喝,我亲自给你做饭。”又突然俯下身,一个落在唇边的吻。


撒贝宁突然有些喘不过气,穿着白衬衣的背影,TMD居然心跳加速了。


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撒贝宁站在大哥身后的阴影里,挺拔的脊梁像一棵松。年轻人还不懂得收敛,锋芒毕露的天真还有些可爱。一开始是真心想交这个朋友,后来也是真心想上他,不,不仅仅是上他。只是欲望和权力交织的时候,不得不费点脑筋怎么两全了。


撒贝宁又拒绝了午餐,既然不肯吃,那不能浪费了时间。何炅一颗颗解纽扣,这次,一定要再温柔点。撒贝宁的手指攥地发白,“咔哒”蚊蝇般的响声。


无论什么时候,撒贝宁的心思都很活泛。这是何炅肚子上挨了一拳的真实感受,看来要考虑换一个锁拷了。


撒贝宁招招都带着风,直冲要害,可这肌肉撕裂的疼痛让重拳失去原有的分量,何炅占了上风,撕扯扭打,身上的伤口又裂开,衬衣被染红,像两个人的眼,竟然拼起命来。


使出全力的一拳,何炅没有料到撒贝宁硬生生接下了,撒贝宁脸色煞白,痛感击垮神经,眼前一黑。


“断了两根肋骨,还好背后的伤口没感染,老何啊,玩也得有点分寸,伤成这个样子还强上,再有下次,你就别怪我见死不救!”


撒贝宁捂着鼻子,这消毒水的味道,他讨厌的紧!何炅提着饭盒回到病房,这人真是,连蹙眉都这么好看,眼睛水汪汪的,总是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现在软软的趴在额头。


就是嘴唇,太干了又没有一丝血色,多该湿润一下。这么想着,他也就这么做了,轻轻捏住撒贝宁的下巴,唇瓣相贴。身下人意外的温顺,甚至还主动伸了伸舌头!何炅心中的震动惊喜,让他贴的更近,这一吻也更绵长。


小腹传来的灼烧让何炅踉跄着后退,是啊,明明是小恶魔装扮的天使!撒贝宁得意的转动着手里染血的手术刀,笑得狡诈又明媚,“现在两清了。放心吧,死不了。”



彩蛋


1.何炅捂着肚子飞一般跑到隔壁急诊室的时候,汪大夫觉得自己能笑死。


2.何炅包好伤口回病房,看到正在狼吞虎咽的撒贝宁。


3.帮会五大未解之谜

为什么何总不绝后患杀了撒副总?

为什么何总总对撒副总露出蜜汁微笑?

为什么何总露出蜜汁微笑后撒副总第二天绝对不来?

为什么撒副总禁止大家再使用药物逼供?

为什么何总的房间里总传来不可描述的声音?


马仔们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好了,别往下翻了,没彩蛋了


真的,真的没了



不信?


好吧


这是一个真的(下)


撒贝宁走不动了,坐在柏油路边上揉着抽筋的小腿。西装外套早不知道被他扔到什么地方了,衬衫黏糊糊的贴在后背上,也不知是这太阳太毒还是伤口再次裂开。


依照何炅的性子,那些自己安插在他身边的钉子已经被拔掉,会里的那些老家伙恐怕也已经交权,他的那些兄弟们,怕是早已用鲜血洗刷了葬礼。


没到自暴自弃的时候,他现在还有机会,巴西的那趟单子,是关系到“公司”存亡的一单生意,具体交易细节只有他知道,只要能回去,就还有翻牌的希望。


马达的轰鸣让空气里的热浪扭曲变形,撒贝宁眯着眼抬头看见驶来一辆银色的超跑。霎时间变得脸色苍白,拾起身掉头就跑。没跑两步路就重重摔倒在地上。


车子横停在他身前,何炅冷着脸走到地上的人的身边,走了这么长时间才跑到这里?还真以为手底下那帮废物能救他,天真。


拽着撒贝宁的衣领,将人拖到车后座上,顺便拽下领带缚住那还在挣扎的双手。一记手刀,真是解决了许多麻烦。



撒贝宁又回到那个阴冷潮湿的地下室。水泥地上干了的精斑和血迹太刺眼,他闭上眼,空气中还有着些许性爱的气息,无孔不入,刺得他生疼。


“我知道你还不甘心,巴西那边我已经派人去谈了,进展还不错。你手底下那些混混我也没有亏待,选了最好的墓地,”何炅抬头,打趣的看着撒贝宁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机,“今天买了一些小玩具,本来想让你自己选的,可你弃权了啊。”又是这样无害的微笑,却让撒贝宁冷的一颤。


昨夜抵死缠绵的疯狂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太重,仅仅是指尖的轻触,电流经过的快感又挑动起神经。


何炅眯了眯眼,这样居然都起了反应,真是意外的惊喜。


拽住他的头发,细长的脖颈露出优美的曲线,清脆的巴掌落下,让挣扎的人听话一点。玩具进入的时候,他能感觉到撒贝宁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血液一直留到脚踝处,玩具大了点,不过他会习惯的。撒贝宁整个人瘫软的不成样子,只好扣着撒贝宁的腰。



撒贝宁眉眼生得好,高兴时笑起来很好看,像个孩子,但是那笑不是对着他的,所以他更喜欢撒贝宁哭的样子,准确的说是泫然欲泣的样子,眼眶红红的,就像现在这样,情欲的泪水下藏着恨意,唯一不满的是,还没有畏惧。


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撒贝宁站在大哥身后的阴影里,一身傲骨,宁折不弯。年轻人还不懂得收敛,锋芒毕露的天真,也可以说是幼稚。无数次在脑海里勾勒过挺拔的曲线,但他不敢动,因为老大的眼神和他一样,不过老头子还是太爱才,生怕打碎了撒贝宁的自尊,也打碎了他的灵魂。但他不一样,他就是要摔了这块美玉,看看他绝望的样子。



一次都没有,一次缠绵温柔的性爱都没有。只有强烈的挣扎和更强烈的惩罚,再多的噬骨之痛都无法让他低头,他亦然。


何炅不让他身上留疤,每次在他虚脱后都会耐心的涂上膏药,倒像是修复精致的艺术品。


地下室有个小窗户,从不曾打开,窗沿上积起厚厚的灰尘,一丝光都透不进来。无尽的黑暗一点点侵蚀他眼里的光彩,只有这让人作呕的味道才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何炅爱权力,但也爱撒贝宁,无论是那个倔强挺拔的他,还是那个现在这个无神发抖的他,这是真的。为什么不服个软呢?或许他会心软,会给他自由。或许不会,喜欢了那么多年,怎么舍得放手。


黑暗里无法计算时间的流逝,或许几个月了吧。只有眼泪、鲜血、精液、药剂......



何炅轻轻搂着撒贝宁,怀中人的微微一缩刺得他心痛,是他碎了撒贝宁的灵魂,将心悸刻在骨子了。何炅楼的很紧,将头埋在撒贝宁肩上,就这样静静地。撒贝宁的肩头湿了。


“你赢了。”沙哑的声音带着疲惫。


何炅将头凑的更近了些,“对不起。”


撒贝宁有些茫然的抬头看他,眼神有些空洞,像这个房间一样,漆黑。


子弹穿过何炅胸膛,血溅到撒贝宁的脸上,胸膛,足尖。脑海里只盘旋着尖锐的警笛和那声对不起。


窗户被破开,突然涌进的阳光仿佛烧尽了所有黑暗。



ed


不知道该he还是be,超级纠结,喜欢甜甜的,但感觉前两章的铺垫写虐的更带感,所以就写了两个版本的(下)。。。。。。。。表打我

抱歉,这两个礼拜忙炸了就一直没更,本来想着留个坑,但是小天使的留言让我的良心收到了谴责,于是又开始码字。。。。

特此感谢给我留下评论的小天使,笔芯。

刚才发现把题目打成了血型爱情故事,哈哈哈哈

评论(7)
热度(38)
来微博找我玩啦,微博ID舍予清逸
是小舒,也是小开(*^-^*)

关注的博客